树脂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树脂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幽园鬼事录之鬼打墙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4:11 阅读: 来源:树脂胶粉厂家

据老人们讲,真正会看风水的人不是有天眼、就是有鬼眼。禹城安仁孔河涯村的齐百六就是个没多少文化的普通农民,因为一回离奇经历而有了鬼眼,阴阳宅一看就灵。

而那次离奇经历后,他的老婆却疯了,快五十的人了,居然能在墙上、屋脊上飞奔,如履平地,从没摔下过来。她还边跑边唱一些谁也听不懂的歌,唱完一曲总是怪怪地长舒一口气,人送她外号“大青衣”。

话又说回来,齐百六的那回离奇经历我还真亲眼看到了一段。

我小时候,就住在张李店村我的姥爷家,张李店村与孔河涯村就一河之隔,离这两个村最近的集市是每月农历初二的王发集,隐约记得那时王发集上卖粮食的最多。

集上还有“抓街的”所谓“抓街的”,就是在集上乱转,看谁不小心,伸手就抓谁把粮食,装入自己脖子上挂的口袋里的人。被抓了的也不追,只是急忙捂住自己的粮食袋口、防止被抓第二次。“抓街的”一个集走下来,收入颇丰。

与“抓街的”同样有名的就是齐百六碰上鬼打墙的事儿了。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要想卖点儿粮食啥的,需起三更半夜赶到才有希望占到卖东西的地方。去王发集的道都是小土道,土道边上还有很多处坟地,这些坟地里多长有郁郁葱葱的树木,远看总是阴森森的。

有天,天刚蒙蒙亮,我就跟姥爷去赶集,路上稀稀拉拉的有些人正往集上赶,当走到豆腐陈村边时,见好多人站住往坟地里看着。我俩也驻足往那看。

只见一个推独轮车的人,正在林间来回穿梭,他推的独轮车上装了几个麻袋,在坟间忽上忽下地转着圈,看那样子还推的非常带劲。看客里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出来:“应该推了几小时了,坟地里压满车轱辘印了,他是遇上鬼打墙了啊。现在还没醒过来,说明鬼力很重”。

又有一个粗声的人接过话茬:“先别叫醒他,这种事突然叫醒不好”。于是人们只好默默地看着。

天渐渐大亮了,由于离村较远听不到半声鸡叫,那推车人的轮廓倒是看清了,有人惊讶地说:“那不是俺村的齐百六吗!头天他老婆还说梦见他跟仙女上天采桃哩,居然碰上了这事儿”。

这时观看的人群里发出了几声笑。笑声刚落就有人说:“带烟的快过去一位,这时候一点火就没事了”。

话音刚落,人群里便冲出个中年人,那人等靠近了、紧跑几步愣把烟插到齐百六嘴上,一划火柴,齐百六就扔下车瘫在了坟边,起不来了。只见他叼着烟卷、躺在坟边拽下脖子上挂的毛巾,一个劲儿的擦汗。

事有凑巧,这个推车人齐百六个把月后来张李店村串亲戚,正好碰在村口,我姥爷就问起他那晚上的详细情况,他叹息了良久、抬手还摸了摸脸后说:“出这事的头天晚上,我和我老婆就做了两个相反的梦。我老婆梦见我跟着仙女上天了,还摘回一篮会放光的桃子。我却梦见自己走到桥上,桥突然没了,我竟悬于半空走不动了。急忙回头往后看是俺的家,见俺老婆正在窗上画桃,那情景,就跟在眼前似的,那桃居然流出血来,不一会儿一个个滚了起来,有的滚到墙头,有的滚到屋顶,有的还滚到邻居家去了。

这时我有点急,又向下看,只见大水哗哗啦啦,非常浑浊,一圈圈的都是带黑洞的漩涡。看前面是很多兽头人向我招手,有的还举着白旗跳舞,兴奋地跳起来的、能跳到一树多高。我有些恐惧,正连急带怕时又听到天上有人尖声叫我名字,抬头看声音是从黑压压的云里发出的,声音拉的特别长、还有些抖。

正在这当口我一下醒了过来,浑身冷汗。这时我老婆突然在梦中嘿嘿笑了起来,又把我吓了一跳,急忙点着灯,灯影下又好像跑过什么东西,顺着门缝挤出去了。我觉得很不吉利,本来这几天不想出门,我老婆却非要我去卖那几麻袋粮食,并强调她做的梦好,明天子时出门会长寿的,她说她梦见桃就是大吉兆。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