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脂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树脂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秦可卿死后为何不给情夫贾珍托梦反而是王熙凤

发布时间:2021-01-07 10:48:33 阅读: 来源:树脂胶粉厂家

秦可卿死后为何不给情夫贾珍托梦,反而是王熙凤?

秦可卿去世前,曾经向王熙凤托梦,告知了贾氏家族的几件大事,希望王熙凤在此之后能够重视,那么为什么要托梦给王熙凤呢?她完全应该托梦给她的老公贾蓉,或者是情人兼公公的贾珍,从关系上论,这两人跟秦可卿更亲密一些,而且,贾珍是贾氏家族的族长,贾蓉是贾氏家族的长房长重孙,既然是贾氏家族的大事,托付给他们才更合理啊!

不过,秦可卿作为宁国府的当家奶奶,恐怕也看穿了贾珍与贾蓉的德行,都是沉迷于声色犬马的纨绔子弟,要他们去做什么家族大事,基本不可能,如果真托梦给他们,那倒是秦可卿所托非人了,于是,秦可卿想到了王熙凤。

网络配图

很多人都可能觉得,秦可卿和王熙凤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应该是“政治盟友”,在振兴贾家这个大前提下,就二人的地位身份和管理才华来说,她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更有着共同的利益,但二人是不是“盟友”,笔者认为不能妄下定论。

虽然王熙凤是秦可卿的婶娘,从辈分上论,要长一辈,但是二人年纪相仿,又相处得非常投机,一个是荣国府的“当家奶奶”,一个则是宁国府的“当家奶奶”,对于贾氏家族的未来命运,她们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王熙凤治家有方,经营管理能力很强,与秦可卿可谓心心相惜,在秦可卿眼里,王熙凤是“脂粉队里的英雄”,因此,在秦可卿临终之际,方才以心腹大事相托,用秦可卿的话说,托付给别人“未必中用”。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呢?笔者认为,还有至少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对于秦可卿而言的,她非常想摆脱贾珍的纠缠,这是她的心魔,“焦大醉骂”事件后,乱伦通奸之事已经浮在水面上了,但是通过秦可卿个人的力量又无法与贾珍抗衡,于是,她想到了与王熙凤结为“联盟”,以制衡贾珍。

王熙凤去宁国府看望时,专门与秦可卿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在《红楼梦》第十一回中曾经如此写道:“这里凤姐儿又劝解了一番,又低低说许多衷肠话儿。”可见二人谈得非常投机啊!究竟谈了些什么?书中没有明说,对于两个“执行总经理”的人物,以及后文推测,谈话主题应该是两个内容,第一,秦可卿本人的感触叹息,第二,就是关于贾府和自己未来的打算。

网络配图

那么,第二个原因就是对于王熙凤而言的,王熙凤是一个权力欲望很强的女人,堪称“女中曹操”,笔者曾在之前的文章中论述,王家在荣国府的地位是显赫的,由王夫人和王熙凤两人执掌荣国府大权(当然了,贾母作为最高掌权者,在关键时刻总是会发言的),从个人利益出发,王熙凤巴不得与宁国府“结盟”,获得更多的利益,“王凤姐弄权铁槛寺”就很能说明问题。

王熙凤与秦可卿——宁国府的执行总经理,始终保持着非常要好的友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王熙凤与秦可卿就会结成“政治盟友”,列位看官应该知道,王熙凤与宁国府的掌权者的关系处理得都非常不错,王熙凤与贾蓉始终保持着令人迷惑的暧昧关系,与贾珍尤氏也很要好。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因此,如果说结盟,王熙凤并不是单纯跟秦可卿结盟,而是跟宁国府结盟,也正是秦可卿生病期间,王熙凤对宁国府的关心,加上贾宝玉的推荐,在处理秦可卿的丧事时,贾珍才把象征宁国府权力的“对牌”交到了王熙凤手上,才会有了“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故事。

可见,秦可卿与王熙凤都有结盟的意愿,不同的是,秦可卿是只想与王熙凤结盟,而王熙凤却是想与整个宁国府结盟,以扩大自己的势力,于是,秦可卿有了一个错觉,那就是王熙凤愿意与她单独结盟,帮助陷于困境的自己,于是秦可卿便与王熙凤有了一番推心置腹地情感交流,甚至临终托梦与王熙凤,交代了自己对贾府的远景构想和近期规划,还有一句暗示全局的诗词。

网络配图

那么,秦可卿托梦给王熙凤,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呢?笔者总结了一下,总共说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关于贾氏家族的远景展望,希望凤姐一定要未雨绸缪,她言道:“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

秦可卿建议王熙凤“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秦可卿此论很有远见,第一,保住祖茔,以求整个家族根源不断,第二,设置家塾,以求未来枝叶发展。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第二件事是关于贾氏家族的近期规划,告诉凤姐“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当凤姐追问她是何喜事时,她却不回答,通过《红楼梦》的后文,我们可以得出,这里所说的“喜事”,应该就是“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以及《红楼梦》中的重头戏“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在第二件事说完后,秦可卿还专门为王熙凤念了一句诗:“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实在有些让人弄不明白,很多人认为,这意味着《红楼梦》的大悲剧,也意味着其中各位女子的悲惨结局。

网络配图

不得不说,秦可卿的考虑很有预见性,如果王熙凤与秦可卿真的是“政治盟友”,那么王熙凤一定会按照秦可卿的建议去进行改革,但是,从《红楼梦》的故事发展来看,王熙凤并没有如此行为,以至于贾府的衰败,可见,二人之间的联盟并未建成,只可惜,秦可卿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同时,秦可卿对于王熙凤的了解还是不够深入,首先,从王熙凤的眼光、胸襟和能力而言,她更多的是注重自己的利益和得失,这一点是与秦可卿不一样的,相反,像三姑娘探春等人,她对贾府垮台的根本认识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并积极进行了挽救,她才是贾府里真正的“改革家”,而王熙凤却没有革新的能力,更没有革新的政治敏感性。

其次,从王熙凤的人物性格而言,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直接掌权者,她个人充满着对权力和金钱的欲望,霸权、贪财、狠毒、自私,在她的心中,只有她自己的利益,而没有荣国府乃至四大家族的利益,她逐渐成为荣国府越来越衰弱的催化剂,也正是因为如此,王熙凤是不可能成为荣国府乃至四大家族的“改革推动者”,秦可卿在天之灵,得知王熙凤并没有采取她托梦的意见和建议而行,真不知该做如何想法?本文为原创,未经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安徽整形美容医院

黑龙江心血管医院

海南血液病医院

哈尔滨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