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脂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树脂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澳矿商急盼人民币离岸中心落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48:27 阅读: 来源:树脂胶粉厂家

澳矿商急盼人民币离岸中心落户

对盛产矿产资源的西澳大利亚企业家而言,最近最大的好消息莫过于悉尼将成为全球下一个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了。因为人民币与澳元绕开美元直接兑换,可以节省一大笔交易成本。

继伦敦、香港、新加坡、巴黎、卢森堡、法兰克福、首尔之后,悉尼可能成为最新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据悉,1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很有可能指定一家清算行,为双方最终签署协议做准备。

澳方获利更多

针对悉尼即将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的消息,《国际金融报》记者分别联系了来自西澳、布里斯本和悉尼的一些学者、贸易商和金融业人士,他们对此消息的反应各不相同。布里斯本的阚先生从事矿产行业,但他对人民币与澳元直接交易这一消息并不敏感,原因是,2013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00亿澳元左右(1310亿美元),但其中只有大约1%以人民币结算,所以企业界并未从中得到多少实惠,因此他周边的商业人士对此消息知之甚少。

然而,在西澳这个矿产大省,人民币离岸中心落户悉尼的消息很受关注。艾迪斯科文大学新闻系教授凯特·戴维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以及此前30%矿产税的影响,澳资源行业出口利润出现下滑。而人民币离岸中心落户悉尼,对资源出口规模持续增长来说肯定是好消息。”

悉尼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后,对中国而言,中资在西澳矿业行业的投资是利好的,不仅有利于矿企降低项目巨额投资的汇兑风险、减少汇兑成本、提高资金流通效率。从长远看,可增加矿企离岸人民币融资机会和规模,有利于促进中资生产经营的可持续性发展。

戴维斯认为,“悉尼能成为新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靠的不是发达的金融中心,而是源于两国贸易越来越紧密。”对中国来说,悉尼成为下一个官方认可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意味着人民币向国际化更近了一步。但在澳大利亚人看来,成立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澳方获得的好处更多一些。因为以前,澳大利亚公司与中国公司做生意,必须要先兑换成美元,然后再兑换成澳元,这意味着要收两次交易费,程序极不方便。现在,不仅30%的矿产税被取消了,外汇结算交易成本也在下降,预计两国的贸易量会持续增加。

听到悉尼成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最开心的莫过于那些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企业家。一些人表示,“人民币与澳元直接兑换,意味着澳大利亚商人出口到中国的商品更具竞争力,这对澳大利亚公司在亚太区域内进行进出口贸易好处居多。货币互换也使得中国和澳大利亚直接联系了起来,让中国赴澳的投资更容易,所涉及的商品、商业和资产更加多样化。”

目前来看,澳大利亚在使用人民币方面仍落后于全球竞争对手。尽管2013年4月澳中两国签署人民币澳元直接兑换协议,但交易量并不大。除了美国和日本之外,澳大利亚是第三个可以人民币直接兑换交易的国家,不过,当前也仅限于指定的西太平洋银行、澳新银行和汇丰等4家银行以及中国五大银行从事与人民币相关产品与服务交易。

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11月11日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将在下周宣布,悉尼被指定为官方的人民币结算交易中心。这不仅有利于人民币未来几年在全球外汇交易市场上成为更加重要的货币,也会让那些合约以人民币计价的澳大利亚企业获得更多实惠。因为直接以人民币开具发票和进行结算能够帮助交易双方减少开支、降低外汇风险,从而提供潜在的议价空间和更优结算条款。”中国政府已推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放宽资本管制和以市场为导向的措施,这将有效地透过开设于澳大利亚的银行账户与中国进行贸易和交易。该行还指出,悉尼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建立,将让澳大利亚投资者得以进入中国的债市和股市,而澳大利亚较成熟的基金管理行业将为中国家庭储蓄投资提供另一种选择。

如今,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八大交易货币,预计到2015年底,人民币将被用于30%的中国总贸易额交易结算。许多澳大利亚大企业已经在筹谋直接交易,比如,汉考克矿业、力拓和第三大矿业巨头Fortescue矿业集团(FMG)都已经选择用人民币直接结算。今年初,澳大利亚罗伊山(RoyHill)铁矿石项目的78亿美元贷款,部分以人民币提供。澳财政部数据显示,自去年澳元与人民币直接交易开始后,如今每月的贸易量都呈增长趋势,已经从3.24亿美元增至24亿美元。

扩大的人民币版图

人民币走向国际化攻克了一城又一城,速度也越来越快。11月9日,北美首个人民币离岸中心落户加拿大的多伦多。双方签署了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和300亿加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中国还授予了加拿大金融机构人民币500亿元的额度,用于投资中国资本市场。一切还在有序进行中,可以看出,当前中国政府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措施就是在中国以外的金融中心建立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并减少对跨境资本流通的限制,以提高人民币在国际交易和投资中的使用率。

截至当前,中国人民银行已先后与28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先后已在港澳台地区、新加坡、伦敦、法兰克福、首尔、巴黎、卢森堡建立了人民币清算中心,并正在多哈、多伦多和悉尼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

相较于伦敦、法兰克福等成熟的金融中心,悉尼成为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也有其自身的优势。悉尼是澳大利亚的金融系统中心,对澳大利亚GDP的贡献约为1/3,每年的经济产量约为570亿澳元,同时又是5家中国的银行分支机构所在地。

在悉尼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工作的李先生认为,“悉尼成为人民币交易中心的主要影响之一应该是心理层面的。对澳大利亚来说,随着人民币交易量扩大,它将被视为是一个更重要的金融目的地。而对中国而言,悉尼成为人民币交易中心只是该国货币走向国际化的一个小拼图。”此前,受澳联邦政府的税收设置和监管水平因素影响,悉尼在追逐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过程中落后于其他亚洲大城市。这一次,悉尼可以借人民币来进一步保住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李先生还表示,悉尼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后,对外汇交易零售商的影响并不大。“零售交易商无法进行具体的货币交易,他们只能通过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这种套期保值的做法不仅可以规避汇率波动风险,还能根据未来的汇率走势增减交易活动。”他分析道。

除了悉尼即将成为新的人民币离岸中心这一好消息,中澳自贸区协议谈判也即将达成。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会出席11月15日至16日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九次峰会,并在峰会结束后展开对澳大利亚的国事访问,预计自贸区协议将在此期间正式签署。

自2005年启动以来,中国与澳大利亚进行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持续已经将近十年,谈判超过了20轮,双方在投资、农业、服务等领域的分歧比较大。这种马拉松式的谈判终因全球经济局势的变化而走向了终点。如果说此前澳大利亚凭借铁矿石、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扬以及澳大利亚经济相对稳定而与中国谈判方打起“太极拳”,那么现在真正急于完成谈判的也是澳方。

澳大利亚今年第二季度的GDP增长率仅为0.5%,阿博特政府在发展经济、解决失业问题方面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而2013年的对华出口使得澳大利亚每户家庭平均增收13400澳元,相当于新增一辆小汽车,这样的诱惑终于让澳大利亚权衡利弊,摆出了新一轮合作的姿态。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霍基10月份表示,如果两国签署自贸区协议,中国可能取消对澳大利亚所出口的煤炭进行征税,这笔成本费高达90亿澳元。此外,一旦中澳两国签署自贸协定,澳大利亚经济在未来十年内将获得超过150亿美元的收益,且澳方还计划每年向中国出口100万头活牛(总价值10亿澳元),让中国成为其最大的活牛出口市场。

长沙画相

河南废旧钢材

成都天香防辐射服